多家媒体报道高能数造3D打印电池技术

2022年7月2日,创业邦以《汽车电池也能3D打印?这家新晋独角兽不想活在“宁德时代”》为题,报道了全球3D打印电池技术的商业化进展。其中对TOP.E高能数造旗下交大高能进行了重点报道,内容摘录如下:

中国的3D打印企业“交大高能”的创始人王世明表示,中国的中小电池制造商和车企,也在关注3D打印可能给行业带来的变化。

但他指出,中国的3D打印电池产业比海外晚了大约一两年。“6K等公司已经结束中试阶段了(大规模量产前的较小规模试验),即将量产”。

中国3D打印公司不卖电池

睿兽分析显示,来自中国的初创公司“交大高能”是全球首批进行3D打印电池技术的产业化企业。

去年5月中旬,交大高能获得数百万人民币的种子轮投资,投资方来自于“交大增智”。

交大高能由西安交大长春3D打印中心孵化,创始人王世明任该中心主任。

交大高能的一份文件显示,其通过“电池材料微纳3D打印”技术,提升电池安全性,可提高50%以上的能量密度,并降低40%的生产成本。

王世明说,目前动力电池量产阶段的传统技术,投入大到“超出想象”。

以一条10GWh的电池生产线为例,其设备总投入超过20亿元,其中电极制造环节的设备投入超过12亿元。

如果采用交大高能的智能制造解决方案,通过3D打印把电池电极制造的四个环节合并为一个,仅需投入不到5亿元。

值得一提的是,交大高能并不直接制造电池。

这家3D打印技术公司明确表示,自己的商业模式中并不包括制造3D打印电池,而是“帮助电池企业制造出更好的电池”——其产品是3D打印设备,以及为电池厂提供“数字化智造系统”。

“车企出于供应链安全考量,想要控制关键零部件,所以我把3D打印技术卖给车企就行,不一定要做出电池再去销售”。

王世明认为,未来将有30%-50%的电池产能掌握在车企手里。

“海外的电池企业想颠覆中国供应商,而中国的中小电池企业也想颠覆头部的电池巨头,所以他们都关注3D打印技术在电池行业的应用”。

他表示,3D打印电池市场的酝酿期已经“阶段性结束”,正在接近爆发期前夜,“海外已经有两三家公司很快就将进入大规模量产阶段”。

与之相对应的是,中国的3D打印电池企业落后欧美1-2年,目前才完成验证,正在建立示范生产线的阶段。

王世明说,中国制造了全世界一多半的动力电池,在技术、规模上处于领先地位,但这种领先也给了海外公司革新行业的动力。

“外国对手很清楚,利用现有的制造手段超越中国电池产业链的可能性较小,而他们拥有更好的创新土壤,就想通过颠覆性技术来实现赶超。”他表示,这对中国电池行业是个挑战。

《汽车电池也能3D打印?这家新晋独角兽不想活在“宁德时代”》的作者为潘磊。

2022年7月6日,澎湃新闻以《3D打印动力电池是否会成为能源转型的下一个出口?》为题,重点关注了3D打印电池技术的运用会为新能源时代带来哪些转变或颠覆,其中报道了TOP.E高能数造旗下长春交大高能科技有限公司的发展。内容摘录如下:

3D打印技术是否可以打印电动汽车电池?新技术的运用会为新能源时代带来哪些转变或颠覆?

目前,世界上不少公司正尝试开发3D打印电池,并期望将其推向市场。

在国内方面,长春交大高能科技有限公司也是全球首批进行3D打印电池技术的产业化企业之一。据悉,该公司拥有自主研发的3D打印电池技术和基于3D打印技术的数字智造解决方案,以通过3D打印来革新电池正负极制造环节。2021年12月,交大高能获得“一种用于复合材料的锂离子电池正极3D打印设备”的专利授权。

《3D打印动力电池是否会成为能源转型的下一个出口?》的作者为澎湃新闻记者王蕙蓉。

以上两篇文章的发布,同时引起了众多新闻媒体的转发、新能源电池产业链企业的咨询和投资机构的跟进,特此感谢!

TOP.E高能数造以“让世界更高能”为愿景,是全球新能源电池3D打印技术的先行者和创导者,更是国内首家聚焦并推出3D打印电池设备的产业化公司。

TOP.E高能数造以“数造让电池更高能、让产品更高能”为使命,致力于用3D打印技术为新能源企业研制更安全、更高能的电池提供数字智造解决方案,帮助全球新能源电池企业使用数字智造技术赋能“双碳”事业。

 

所有文章
×

还剩一步!

确认邮件已发至你的邮箱。 请点击邮件中的确认链接,完成订阅。

好的